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外围网 >
中国足球一场“比钱多”的游戏
2020-06-08 11:32

  按照束昱辉的规划,天津权健今年会参加“世俱杯”(国际足联俱乐部世界杯)。

  束昱辉或许是热爱足球的,他对球队的投入从来都是大手笔,也给天津的球迷带去过希望。

  天津泰达几乎年年忙着保级,但天津权健喊出了“敢为天津赢天下”的口号,用行动带给天津球迷无数的欢笑与泪水。

  2020年5月12日,天津天海(由天津权健改名而来)宣布解散,当天,不少球迷来到俱乐部门口。在他们高喊口号的时候,脑海中可能浮现着这支球队的沉浮往事:从中甲冠军到中超季军,从亚冠赛场到保级战场……谁都不愿意相信,球队突然就倒了。

  2015年,“权健”两个字,还不为大众所知。赛季初,权健集团与中超球队天津泰达达成赞助合作,遂将球队更名为天津泰达权健足球队。

  很快,权健为买下国脚孙可不惜耗费6600万元,刷新国内球员转会的纪录。后来,人们才知道,束昱辉是想通过买球员的方式入主天津泰达。泰达不答应,合作也崩了。

  紧接着,2015年7月,束昱辉全资收购了中甲球队天津松江,于是,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诞生了。

  俱乐部诞生之初,束昱辉就给球队定下目标:三年进入亚冠,五年参加世俱杯。随即,大手笔的引援也开始了。从主教练到内外援,每个数字都震惊足坛。

  1000万欧元,请来执教过“银河战舰”皇家马德里的前巴西国家队主教练卢森博格;用“不便透露”的天文数字,签下巴西前国脚贾德森和法比亚诺;再砸2.14亿元转会费,力邀巴西“妖星”格乌瓦尼奥加盟……

  除了“6600万先生”孙可、“7000万门将”张鹭外,权健又以高出张鹭的价格,从广州恒大买来赵旭日,一次次刷新国内球员转会费的最高纪录。

  初入足球圈的权健,用豪迈的金弹,硬生生让中甲联赛转会费暴涨9倍,以5677万欧元成为全球最烧钱的第二级别联赛。在全球所有级别联赛中,中甲转会投入也因此高居第四,仅次于中超、英超和意甲。

  赛季中期,天津权健又火速“换帅”:卢森博格下课,曾经的“世界足球先生”卡纳瓦罗走马上任。

  可以说,中甲的天津权健,甚至比很多中超球队的阵容还豪华,被称为“中甲恒大”。

  束昱辉曾表示:“过去我感觉赚钱没意义,因为没地方花,自从做了足球以后,又燃起了我拼命做事的动力。”

  他还对主教练卡纳瓦罗说:“买球员,投入不是问题,算你运气好,遇到我这样的老板。我没有预算,只要需要我就投,我们有这个能力……”

  2017赛季,作为中超“升班马”的权健继续豪横:巴西前锋帕托加盟,转会费1800万欧元;比利时国脚维特塞尔加盟,转会费至少2000万欧,年薪2000万欧;德甲“铜靴”莫德斯特加盟,在“租借+买断”的合同中,总转会费高达3500万欧元。

  那个赛季,天津权健主客场“双杀”了中超霸主广州恒大,以中超季军的身份获得亚冠附加赛资格。2018年亚冠赛场上,天津权健更是淘汰广州恒大,晋级亚冠八强。

  “敢为天津赢天下”的天津权健,再次将球迷的热情点燃,束昱辉和他的“权健帝国”,也因此名声大噪。

  自2007年以来,权健公司以高额奖励为诱饵,以传销为手段,大肆贩卖损害人民身体健康的假冒伪劣保健品,非法获取巨额经济利益。

  最终法院宣判,认定权健及被告人束昱辉等12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权健1亿元罚金;束昱辉获刑9年,并处5000万罚金;对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2019年1月,天津权健被足协接管,托管期一年,并更名为“天津天海”。虽然乌云罩顶,但好在出事前,权健集团已经把2019赛季的运营费用拨给了俱乐部,维持一个赛季不成问题。

  投资没了,疯狂砸钱的模式也没了,球队失去了“敢为天津赢天下”的霸气,再加上卖球员维持生计,整个2019赛季,天津天海都在保级区苦苦挣扎。

  争冠赛中,广州恒大力压北京国安,最终成为了中超“八冠王”;保级战中,天津天海与深圳佳兆业争夺留在中超的最后一个名额。

  本来,那轮比赛是同时开球的。两支保级队伍中,天津天海在主场迎战大连一方,深圳佳兆业在主场迎战河南建业。但由于补时不同,天津天海5-1大胜大连一方的比赛,早结束了两分钟。而这两分钟,让天津天海球员和球迷最煎熬。

  看台上,天津的球迷甚至不敢庆祝;绿茵场边,球员们也盯着手机屏幕,在一片静默之中等待着深圳佳兆业与河南建业的最终战况。两分钟后,场上场下开始沸腾——深圳佳兆业被河南建业3-3逼平,宣告了天津天海保级成功。

  赛后,天津天海球员杨旭说,那是一场“不是生就是死的比赛,我们必须活着,必须要有欲望才能活着”。

  当时,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成功保级的天津天海,肯定会出现在2020赛季的中超赛场上。尤其对球员和球迷来说,他们更希望球队健康地运转,有球踢、有比赛看。

  2020年年初,结束托管后的天津天海已然难以为继,天海球员超市开张后,卖了一波主力球员,依然维持不住球队的正常运营,当然,还有权健时期遗留的一堆烂账。

  3月初,天海宣布,零元转让俱乐部100%的股权;之后又宣布,与“万通控股”达成转让协议。有媒体报道称,万通方面曾到狱中与束昱辉面谈,双方已经达成转让协议。

  不过,万通控股“接手”天津天海后,迟迟没有通过足协的准入资格,一度使转让陷入僵局。一说是受让方资质有问题;一说是足协在考虑,万通控股的财务状况能否长期持续的投入。

  “俱乐部准入条件已经万事俱备,只待万通方面承诺的赞助款打到俱乐部账上了。”

  但一番拉拉扯扯后,自始至终,万通控股的钱都没打到账上。最后,万通退出,天海解散,一地鸡毛。

  至此,一支曾经叫天津权健、现在叫天津天海的中超球队,正式退出中国足球的版图。

  从2015年7月到2020年5月,这是权健足球史的全部。故事的开端、高潮、结局,全部与金钱有关。

  在过去四个月中,俱乐部拿出了最大的诚意,竭尽所能争取2020赛季中超联赛的参赛资格,但事与愿违。尽管俱乐部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很遗憾未能达成所愿。鉴于俱乐部的财务状况到了难以为继的绝境,根本无力继续维持俱乐部的正常经营。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在万般无奈和不舍之情之下,俱乐部不得已做出决定: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正式宣告解散。

  “绝境”“万般无奈”“解散”……你能想象到,这支球队两年前还在亚冠赛场征战吗?

  在宣布解散前,俱乐部副总经理兼教练组组长李玮锋和部分球员还试图自救。他们在公开信中表示,“自愿部分放弃或全部放弃酬金”、“联赛所需资金我们自筹”。

  可惜,西甲的“埃瓦尔模式”(即向外界出售股权、众筹踢球)在中超是行不通的。球队解散之时,只留下一个悲情的李玮锋与很多突然失业的球员,以及一堆遗留的烂账。

  当初,束昱辉口中每一个数字、每一笔引援,都是豪掷银两的声音。有媒体统计,从2015-2018年间,束昱辉在足球上的投入,不低于30亿元。

  当球队靠上一个不差钱且肯砸钱的老板时,球队也跟着富得流油;但当投资方一旦出现变故而停止“输血”时,如果找不到下一个金主,球队基本只能宣布破产。

  从球队本身来讲,大手笔投入基本上看不到收益。以豪门广州恒大为例,2013-2019年,其总亏损75.83亿元,平均每年亏损11亿;仅2019年,亏损就达19.43亿。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球员薪酬、转会成本仍居高不下。

  2019年,恒大合约销售金额为6010.6亿,核心利润408.2亿。借道足球,恒大从一家区域性地产商走向了全国,成为明星企业。广州恒大斩获无数荣誉,又吸引了无数球迷,无异于为集团做品牌宣传。而这些亏损的数字与集团的收益相比,只相当于一笔广告费。

  那些疯狂砸钱的球队越来越受关注,而中小球队跟不上豪门的节奏,越来越边缘化,最后甚至解散。

  《新闻晨报》称,截至5月13日的100天内,在中超、中甲、中乙、中冠四级联赛中,已有22家俱乐部解散、退出、消失。这前后,其实还有不少,比如延边足球,还有老牌劲旅辽宁足球。原因无外乎“烧不起”这三个字——投资方的“血”也不是永恒的。

  大家都看到最近几年很多世界级球星来到中超,但问题也特别大,因为我们花的钱太多了,而且里边有很多水分和泡沫,会给现在投资人很多伤害。其实每个赛季每支中超球队投入3到4亿就应该够了,但现在投入6到7亿还在保级的道路上,8亿可能刚好保级,9到10亿才能排名联赛中游……最后,中超变成了一个比钱多的游戏。

  而放眼五大联赛(英超、意甲、德甲、西甲、法甲),百年俱乐部数不胜数,绝大多数俱乐部都处在健康运转状态,大体上能实现收支平衡,一些豪门俱乐部还在盈利,比如热刺。

  2018/19赛季,托特纳姆热刺足球俱乐部,依靠电视转播、赞助、合作商、球票、周边商品等,实现营收4.607亿英镑,净利润6800万英镑。

  5月13日,中乙球队西安FC宣布,煤炭企业山西灵石广进宝煤业公司与俱乐部达成赞助合作,将入股俱乐部,并声称要将球队打造成“百年俱乐部”。可仅仅5天后,西安FC就宣布,双方分歧太大,合作终止。

  而当年,坐着直升机视察天津权健的束昱辉曾放出豪言,要把梅西买过来:不就21亿人民币嘛,“这种事情不排除以后我会做的”。

联系方式

电话:

传真:

邮箱: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