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外围网 >
学子论文:网络体育报道的不可为与可为
2020-04-01 08:20

  网络体育报道表现出与传统媒体所不及的即时性、便捷性、超链接性等优点之外,在语言应用方面上却表现出不该有的偏失,很大程度上对受众特别是青年学生的语言习惯的养成、语言知识的结构储备等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并且这种影响在网络体育报道中容易产生恶意的循环。本文在对当前网络体育报道的语言使用现状进行分析研究的基础上,试图运用“把关人”理论和符号学的编码和译码理论对此问题进行剖析,从网络体育报道的语言偏失特点、网络体育报道语言偏失的原因、怎样规范体育报道等几个方面探讨了这个问题。

  语言是人类信息传播的工具。语言也是文化的载体和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每一种语言都代表着一种文化。如果不能准确使用它,那人与人之间就不能正确地传递信息、表达思想,也就不能达到人与人之间的正常交流的目的。然而,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当网络已经成为人们手中了解体育新闻的重要手段时,我们却不能不这样惊叹,网络体育报道正在日益影响着我们青少年的语言正常使用的思维和习惯。现在的网络体育报道中存在着许多语言使用不当的问题,这种误用对网络受众特别是青少年的知识储备和语言的正确使用造成了非常不利的影响。因而,我们应该高度重视网络体育报道语言的传播使用的规范问题,不仅仅因为网络体育报道中的暴力倾向过于严重,什么屠杀之类的词语经常见诸网页之上,更因为,我们的信息传达需要一个良好的媒介环境的形成,北京奥运会的宣传报道需要一个良好的传播途径和环境,建设和谐社会需要一个良好的舆论环境。

  “符号,是人类传播的要素,载送信息的代码。”⑴任何一种人类的传播媒介,不管是口语、文字传播,还是现代社会中我们所广泛运用的印刷媒介、广播电视媒介、网络媒介、手机短信等媒介,这些形式的传播都是一种以某种符号为主的媒介传播。网络体育报道就是通过以网络媒介来传播体育信息的,与传统媒介相比较而言,网络体育报道中语言的使用却呈现出低俗的趋势。具体的将以新浪和网易的体育报道为主进行分析,其表现形式如下:

  语言作为一种表达思想的符号,无论是网络传播媒介还是传统媒体,都要遵循语言使用的准确性与合理性,要求通过各种传播媒体,把信息真真实实地、原原本本地传递给受众。然而,在网络体育新闻中的暴力词语屡见不鲜。其中对2006年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以下简称“中超”)第四轮的报道让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到一些,当时山东鲁能泰山足球队(以下简称“鲁能泰山”)客场以1:5意外地输给了上海联城足球队,于是网络体育报道中出现了司空见惯的暴力性语言。

  新浪体育:《李金羽独进4球屠杀旧主鲁能5-0狂胜辽宁傲视群雄》⑵新浪体育讯北京时间5月21日19时30分,中超联赛第14轮辽宁队主场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在抚顺雷锋体育场进行,凭借李金羽在第19、41、48、54分钟的4个进球和高尧在第56分钟的头球得分,山东鲁能队在客场以5-0大胜辽宁队。本场比赛获胜后,山东鲁能队再次以3分的优势从亚泰的手中夺回积分榜榜首的位置,独进4球的李金羽被评为本场最佳球员。

  不仅门户网站的体育频道这样报道当下的体育比赛,一些知名的评论员在自己的博客上的述评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没有搞错?1比5!这次是什么惨案?不是望加锡惨案,不是吉达惨案,我们不妨把它叫做“联城惨案”,只不过山东鲁能不是给联城制造了一个惨案,而是被这条本来以为放在了案板上的鱼,跳将起来咬了一口,1比5,一个几乎要背叛我们正常逻辑的比分,如果你眼神不好,还会以为是山东鲁能5比1上海联城。从第56分钟开始,至86分钟结束,30分钟内上海联城完全在进行一场屠杀,而且是优美的屠杀,30分钟不仅在比分上摧毁了烧钱如烧纸的对手,而且在精神上推毁了还做着中超冠军梦的对手,常琳、刘志青、张效瑞、杨林、蒂亚戈,这些内外援无论在名气还是实力上都属中超二流的球员,就这样制造了一场一流的屠杀。”⑶

  在这两则网络体育报道中,在仅仅一段的文章里先是写出了五个“惨案”,又用“屠杀”两次。在后两个例子中,文章作者使用“狂砍”、“踩扁”这样带有强烈暴力倾向的词语,已经严重干扰了我国网络体育报道良好语言环境和媒介生态环境的形成。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曾说过:“写文章有两个理想:一个是谨严,一个字不能加,一个字不能减,一个字不能换;一个是流畅,像是吃鸭梨,又甜又爽口。”在信息传播上,我们要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特定条件下使用最恰当的语言,这样才能显示出作为传播媒体的一种社会责任感,才能显示出很好的公信力。在这两段文字里,很明显,像“惨案”和“屠杀”是非常不适合在网络体育报道中出现的,这样带有血腥味道的词语,绝不会有“又甜又爽口”的滋味。受众看了这样的报道,只能增加他们内心的敌视情绪,甚至产生不良的舆论引导倾向。此外,从宣传效果上来看,这样的报道也不利于良好的舆论环境的形成。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中国的网络受众已达2.1亿(截止到2007年底),其中青少年所占比例又不止1.5亿。他们正处于一个思维习惯、知识储备都处于重要的发展完善阶段,如果在传播这样的媒介环境下不断接受、使用此类词语,势必将颠覆语言的使用习惯。

  在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中,词句语意错用现象也时有出现,网络的出现反而加重了语言规范化的负担。词语错用、词句搭配不当等现象依然频频出现,把关人的水准也不断下滑。许多词语的原义被歪曲、误用,现在的网络体育传播正对受众的语言使用进行错误的引导。

  《18年未曾染指冠军利物浦将超越曼联无冠记录?》⑷网易体育1月4日消息若在以前,利物浦超越曼联26年未能夺冠的记录看似不太可能,但现在却已不然。18年已经过去了,没有人会想到这家英格兰最为成功的俱乐部会重蹈曼联1967年到1993年与国内冠军无缘的命运。但现在,这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事实。

  《五位F1车手无一人染指冠军A1赛车真的不好开》⑸新浪体育讯参加迪拜站A1大奖赛的车队共有24个,其中有四位车手曾经是F1车手,或者是F1的试车手,一位将在下赛季成为F1试车手,但上述车手中没有一位取得过A1比赛的分站冠军,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两则报道的标题中都使用了“染指”这个词语,其用意与“染指”的本意在语境中很明显是不恰当的,“染指”比喻分取非分的利益,含有贬义色彩。

  有统计表明,在新闻报道中,中性词占到97%,明显的褒贬词仅占3%,只有这样的用词报道才能保证新闻报道的准确性和客观性。现在的网络体育报道显然不符合这样的要求,体育新闻传播者为了的经济利益,吸引受众的眼球,忽视了媒体所应该具有的社会责任和职业道德。网络的发布新闻让体育新闻作者搀杂了太多的随意性和主观感情色彩。对待同一支球队,有时候同一个媒体成绩好时要么捧上天,成绩差时却要骂得一无是处。抱有这样心态的记者不仅是不合格的传播者,更是没有起码新闻职业道德的传播者,也没有起码的社会责任感的传播者。

  语言符号是人类特有的信息交流和传播信息的工具,是一切传播的核心。没有它,人类积淀几千年的灿烂文化就不可能延续下来。同样,网络体育报道也必须需要语言去传播,如果没有语言这个载体,那么就没有体育网络报道的存在和发展。然而,网络体育报道中经常出现语言误用、错用、语句搭配不当的问题,需要我们认真思考。从传播的角度看来,笔者以为为其产生主要有以下两方面的原因:

  在传播学理论研究中,传播者既是制成符号者、解释者,也是还原符号者、解释者;受传者所处的地位亦是如此。“编码位于传播者一端,是指将信息转化成便于媒体载送或受众接受的符号或代码。而译码位于受传者一端,指的是将接收到的符号或代码还原为传播者所传达的那种信息或意义。”⑹因而,从这里可以看出,编码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着信息符号的传播效果如何。

  网络体育报道中,传播的主体自然是相关网络体育报道的采编人员。他们对新闻稿件进行筛选、修改,然后进行发布新闻。一些发布者为了吸引受众的眼球,故意把题目拟的具有一定的暴力色彩,同时,也对一些习以为常的词语进行混用,这在网络体育报道圈中形成了怎样使用能够提高点击率就怎样用的习惯。这种片面的追求点击率的诉求自然与大众正确使用语言符号存在很大的差异之处。但是现在随便打开一些网站看看网络体育报道,基本走的都是这种传播模式。因而,这种网络体育报道“编码”的错位使用造成了受众解码的困难,对社会上语言符号的使用习惯势必产生一定的影响,进而改变原先词语的正确使用。大众传媒传递信息的目的就是把信息准确无误地传递受众,因此在行文中要使用尽可能明白易懂的编码,让人能轻松快捷的译码。因而,在网络体育报道中的这种现象出现对受众特别是青少年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联系方式

电话:

传真:

邮箱:

地址: